请在Chrome、Firefox等现代浏览器浏览本站。另外提供付费解决DEDE主题修改定制等技术服务,如果需要请 点击 加我 QQ 说你的需求。XML地图

阿憨,成都的火锅狠辣,而我也很好|百家故事

彩票开奖 admin 评论

本篇文章收录于百家号精品栏目#百家故事#中,本主题将聚集全平台的优质故事内容,读百家故事,品百味人生。 你问我通过soul网恋失败是一种什么体验?我只能给你讲一个故事,而我真的希望这是一个故事。可是故事远没有生活来得那么真实和让人心疼。 黎哥是个姑娘,她不是沉迷于网恋,而是就喜欢网恋,喜欢那种精神上契合,然后在培养感情的人。 第一次网恋,第一次的

本篇文章收录于百家号精品栏目#百家故事#中,本主题将聚集全平台的优质故事内容,读百家故事,品百味人生。

你问我通过soul网恋失败是一种什么体验?我只能给你讲一个故事,而我真的希望这是一个故事。可是故事远没有生活来得那么真实和让人心疼。

黎哥是个姑娘,她不是沉迷于网恋,而是就喜欢网恋,喜欢那种精神上契合,然后在培养感情的人。

第一次网恋,第一次的人总是影响后面的样子。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们这个年代,初高中对游戏里玩得好的,贴吧里聊得来的人特别崇拜。黎哥刚好在贴吧认识一个上海人,正是高二懵懂的年纪,男生是刚考上大学。那种你说什么,他都可以安慰你,你做的题他都会的感觉,最让小女孩崇拜吧,而陪母亲改嫁过来的女孩子,只能和陌生人诉说自己的不如意,还要忍受那无尽的因为口音而带来的嘲讽,她的自卑和敏感都被另一个不知名的人治愈了。

这个男生被黎哥塑造了一个虚拟的完美形象,两个人互相打气。两年的网络陪伴,在很多行为上都会受到影响,男生是那种表现的善解人意还十分体贴,实际上呢,对小姑娘都是随手一聊罢了。尤其是大学期间迷恋打游戏,还找了一个蹩脚的理由说为了不耽误高考,不要联系了。竟然在快高考的时候网络失踪,让小姑娘一蹶不振,可以去上海的成绩选择了南下。

没有见面,无疾而终,唯一见过的就是那个高高瘦瘦的照片,也成为女孩之后喜欢的所有样子。

第二次网恋,你不是我回家乡的梦想

南方的大学就是这样,你随便旅游都是外地。黎哥是和母亲改嫁到北方的,她一直知道自己是成都妹子,那种骨子里想回去的梦,网络拉近了这个了解家乡的距离。网络就是把你想要了解的送到眼前,只不过你不知道他是不是包装好的罢了。刚刚好,就会有个人出现,告诉你,你想象的成都就是很好,很适合你,它永远是你的家乡。

作为理想主义恋爱者,自身想着去找那个男生,肯定是很浪漫的,在成都的宽窄巷子里吃吃喝喝,在各个地点逛逛走走。那个愈来愈近的靠近,愈来愈亲密的称呼,还有那见面看到笑起来有点甜的男生,干净的白T恤,这是刚刚好喜欢的样子,旅行就是这样,吃喝玩只要不是特别多问题,都会让两个人越来越认定,只不过是单方面的吧。

他说要等毕业娶她回家,要带她去很多地方。可是一分开男生除了要钱换手机就是要钱给黎哥送礼物,越来越差的态度,越来越多的身边人接入,难以打通的电话。压垮了黎哥最后的信念。

异地是问题吗?不是,黎哥是那种我过去和你当面说,可是当面看到新的姑娘在什么,冷漠的质问,“你还来干嘛?”让黎哥知道,结束了,只是结束了。

回到学校好,黎哥已经有点疯狂,突然发现自己很久没有姨妈了,于是她想到那个电话,抱有最后的期待告诉他时,“还不一定是我的,我们早分手了。嘟….”疯了一样得歇斯底里,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哪里不够好吗?

都很好吧,振作起来的黎哥,却打算用一个生命来惩罚自己,她看到了桌子上的粥,那个从开学就喜欢自己的阿憨,他总是替自己点到,替自己买饭,甚至晚上饿了发消息都会送宵夜给自己。黎哥不是不知道阿憨的心意,只不过不喜欢罢了。

她喊他去张家界旅游,阿憨兴致冲冲地做各种攻略,他买票定房子,可是他不知道,女孩子把自己最黑暗的一面,展示给一个男生的时候,其实已经很难在一起了,以为美好才是展示给喜欢的人。

暴走几万步,脸色苍白的告诉阿憨自己大姨妈来了,呜呜地哭起来,“我们分手了,他和身边的人在一起了,他说我们太远了,见面不方便,我又经常闹,太累了。”阿憨什么都没有说,只是默默地去买了止疼药,不知道能不能有用。

阿憨带着黎哥去吃火锅,“黎哥,我要去广州了”他期待着黎哥说些什么,只不过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去吧,也不知道广州火锅有没有成都的好吃”。

阿憨直到毕业也没有说出口那句话,“我不去广州,带你回成都好吗?”,他知道黎哥永远不会喜欢他,因为他平凡而没有共鸣,他总是不知道说什么,两个人也没有话题,可他忍不住对这个女孩好,他知道了她的故事,除了心疼就是无可奈何。

第三次,我以为点亮SOUIMATE,就是长久

大学匆忙毕业了,阿憨也不在身边了,自己因没有做好的小月子,每个月都痛苦地日子总是提醒着自己当年的任性。身边各种适嫁的人络绎不绝,黎哥总是觉得少点什么,也不拒绝也不接受,就那样吊着。日子就这样过着,直到玩了一个软件,没有人认识她,都是匹配契合度高的人,总是有人随随便加上聊两句。只有一个人,每天和她吐槽几句,也没有要照片,也没有过渡打听什么。然后就这样点亮了三个字母。

“如果下一个点亮,我们就语音吧。”然后又开始了漫长的占线,朋友闲暇时间只能发微信联系到黎哥,因为她永远占线。她过着耳机也不说话,晚上偶尔读读书,唱唱歌。

“点亮最后一个就在一起吧!”只有玩过这个的人才知道点亮这一个会很难,需要很长时间,可是黎哥这样的人总会点亮,因为她幻想的时间完全可以支撑她。这个人也足够支持她相信,在父亲去世的三个月,夜以继日的陪伴。终究换来了黎哥,“我要去找你。”

出去了一个月,黎哥脸色平静的回来了,什么也没有说,带着母亲处理完后事,选择回到了家乡,她给阿憨发了信息,“阿憨,我回到了成都,火锅还是那么辣。”她知道阿憨不会回她了,因为她在父亲去世的时候,因为阿憨来晚了,把他拉黑了。

她清楚记得自己冲着他质问,“不是说你永远会陪着我,为什么我第一时间告诉你,你却没有来?”阿憨什么都没有解释,只说了对不起。“你走吧,我已经不需要了。”

在成都的黎哥,后面知道了为什么,可是她不忍心再去打扰阿憨了,她已经耽误了他很多年,但是真心希望他找个好姑娘去爱,而阿憨一定会做到很好。

故事结束了。

TAG: 制度 完善 坚持 推进 中国特色 社会主义 关于 中共中央 国务院 就业 意见 稳就业 民营 支持 环境 发展 更好 营造 交强险 受害人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