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在Chrome、Firefox等现代浏览器浏览本站。另外提供付费解决DEDE主题修改定制等技术服务,如果需要请 点击 加我 QQ 说你的需求。XML地图

文明古国印度的俗世妙音圣物:西塔琴

科技 admin 评论

[导读]印度是四大文明古国之一,我们国家有古琴,琴棋书画。而印度一种非常古老的琴,叫sitar,也具有浓浓的历史韵味和民族情怀。 当西塔琴(Sitar)的响起,你就在那里了。那里,是落在穷街陋巷的雨水,是圣洁的莲座旁有曼陀罗花恣肆,是香音的袅袅依依中有对神无上的敬仰和对天地万物的回应,那音符细细地汇成世人的愿望,弥漫在恒河之上。 对于任何人,印度都是个

[导读]印度是四大文明古国之一,我们国家有古琴,琴棋书画。而印度一种非常古老的琴,叫sitar,也具有浓浓的历史韵味和民族情怀。

当西塔琴(Sitar)的响起,你就在那里了。那里,是落在穷街陋巷的雨水,是圣洁的莲座旁有曼陀罗花恣肆,是香音的袅袅依依中有对神无上的敬仰和对天地万物的回应,那音符细细地汇成世人的愿望,弥漫在恒河之上。

对于任何人,印度都是个“难以表述的国度”。无论对于一个好奇的旅行者,还是像V.S.奈保尔这样深刻地剖析过印度社会的作家,印度都是一言难尽的地方。但有一种声音,你只要听到它,便会被拉进那个现代与古老并存、神话和俗世纠缠不清、荒诞又真实的印度。

当西塔琴(Sitar)的音乐响起,你就在那里了。那里,是落在穷街陋巷的雨水,是圣洁的莲座旁有曼陀罗花恣肆,是香音的袅袅依依中有对神无上的敬仰和对天地万物的回应,那音符细细地汇成世人的愿望,弥漫在恒河之上。

在印度,一支西塔琴真可谓弹尽人间悲苦,甚至琴声还会流露出弹奏者的社会阶级与地位,其无与伦比的表现力像是唯一能阐释这个复杂社会的工具。印度的欲望、恐惧、迷惑、喜悦、智慧,生与死,快乐以及悲伤,细致而浩瀚。

我几乎被巷子两侧挂满的西塔琴包围了,有种透不过气的感觉。可在这里,几乎没人说得清这种乐器确切的源头,毕竟,它的历史太长了。

在印度,即便西塔琴本身,也是一言难尽。但毫无疑问的是,西塔琴是北印度最重要拨弦乐器,不论是器乐合奏、兴度斯坦的声乐合奏,北印度的传统舞蹈都少不了西塔琴,而在南印度音乐或民歌中则难寻其踪迹。

有关西塔琴的起源其实并不神秘。然而,奇怪的是,现在流行的有关西塔琴起源的理论全然漠视历史、更无关准确性,人们似乎是一厢情愿地书写历史,仿佛,历史和故事本来就是一回事儿。13世纪的宫廷乐师阿米枯树(Amir Khusru)通常被认为是西塔琴的发明者。阿米枯树作为知名的诗人和乐师,供职于当时的统治者阿拉乌丁-克尔吉苏丹(Allaudin Khilji)的宫廷中。可很不幸,有证据清晰地表明,西塔琴的出现是在1700年莫卧儿王朝末期。时间上巨大而清晰的差异否定了这个说法。然而,这个说法很有市场。

我周围的店家们都摇着头说:“阿米枯树发明了西塔琴……”仿佛我的问题简直是糟糕透顶。

还有人认为西塔琴起源于古老的南印度维那琴(veenas)。然而事实上这是一种柱型齐特琴(zither),即一种古筝,如果不是民族情结的缘故,毕竟维纳琴是印度本土乐器,的确很难让人相信这两种乐器系出同源。因此,这个传说也不可靠。

西塔琴的源头是来自波斯的Setar,一种类似三弦的弹拨乐器,11世纪源于波斯,在中世纪传到印度北部后,很快就成为印度次大陆上最流行的一种乐器。西塔琴是在18 世纪由一名也叫做阿米枯树的僧侣所发明。这位阿米枯树不同于德里苏丹王朝的宫廷乐师阿米枯树。18世纪的阿米枯树是奴巴汗(Naubat Khan)的第15世孙,正是他从波斯人Setar琴的概念里,发明了西塔琴这种乐器。

穿过那些狭窄曲折的巷子,穿过那些斑斓色彩的布料经过头顶上那些交错如蛛网的电线,圣牛横卧着阻挡了我的路。在神庙台阶上盘腿而坐的苦行僧看着眼前的一切不为所动,阳光再被无序地切割着,人们都无暇顾及,谁会关心阿米枯树呢。

作为一种乐器的西塔琴,其复杂的结构和弹拨方法就像印度社会一样让人难以捉摸,没有一个好的古鲁(Guru,大师之意),基本上没人能无师自通掌握这一乐器。

在斋普尔,我钻进仿佛一直停留在中世纪的小巷子,去探访一位多年来与西塔琴生死不离的人桑贾伊阿里。他是一位制作西塔琴的大师,年近60的他还有着一头浓密的卷发,发丝不羁地缠绕,看起来像西塔琴颈一样繁复。周围的人提起阿里,就恍然大悟地说:“啊,那个做木工活的人!”看来,满街的西塔琴工艺品是一回事儿,而真正懂得他的手艺的人却显得少得多。

宽大却显得昏暗的房间里堆满木屑,散落着木头材料,他正在修理一把超过100年历史的西塔琴。通常,制作一把西塔琴需要4、5位师傅分别制作不同的部分,而桑贾伊.阿里却几乎全部包办。如今,像这样的手艺人在整个印度次大陆也并不多见。

我仔细看这把琴,它造型修长,宽大的琴颈从琴头一直延伸到半球形共鸣箱镶上了薄木板的大葫芦。比起吉他,西塔琴看起来比例失调,却更加的神秘。西塔尔琴有7根琴弦,4根用来演奏旋律,3根演奏持续音,此外还有10多根共鸣弦,这样的琴弦组合形成了更加丰富而独特的音响效果。而与吉他最大的不同还在于指板上那二十几个拱形的金属品,不仅用手指按压琴弦可以将音升高4度,而且这些金属品还可以移动。专业的大师通常自备特选的琴桥,一方面不同的天候环境,琴桥会产生质变,好的琴桥,才能将拉格化为美妙的旋律表达,如在慢板曲子的时候又能显示强劲而深沉的声音,在快速的变换时又可以表现尖锐的声音。

阿里认为西塔琴是一种有着宗教般严肃的乐器,从开始的制作到演奏无不如此。首先,精挑细选的材料再加上技艺精良的师傅,才能保证制作出一把合格的西塔琴。而即便拥有上好的西塔琴,还需要正确的调音。调音的方法有很多种,西塔琴的调音比起其他乐器也复杂得多,弹奏不同的拉格(Raga)需要的音调也不同,学会调琴方法通常也需要耗费些时日。此外,弹奏的姿势也十分关键,演奏者双腿交叉而坐,右腿盘在左腿上,将西塔琴的共鸣箱琴身置于左脚上,琴颈则平置于右膝上,才能确保西塔琴稳固地置于身前,解放出双手用以自如地演奏。

印度音乐起源于神话之中,因此极富宗教性,一如印度的文明着重于心灵层面一般,民族音乐也很复杂,且具有冥想的性灵特色。而作为北印度代表乐器的西塔琴,却很大程度上受伊斯兰教文化及波斯音乐的影响,属于宫廷音乐的一种。印度音乐中主要的旋律体系称为拉格,拉格在梵语意为热情,是印度古典音乐的灵魂,也可说是旋律的种子。作为一种旋律框架,每种拉格都有自己特有的音阶、音程以及旋律片断,并表达某种特定的拉沙。拉格共有九种表情的演绎,分别表达喜感、惊喜、悲伤、愤怒、恐怖、厌恶、情欲、英雄、宁静,而西塔琴不仅是重要的表达工具,也唯独西塔琴才能将这些情感发挥得淋漓尽致。印度音乐从一个音程到另外一个音程不是精准的,西塔琴的滑降音,又称装饰音或泛音,是其最迷人的地方,这种音色有时像人声,有时如哭泣或者悲鸣,展现西塔琴独有的音色魔力。

拉格不只是固定的旋律型,加上更细致等抽象的情境情绪的诉求和即兴的技巧,加之对演奏长短、速度的掌控,因此表演者就是创作者,更要成为一个很娴熟的作曲家,才算得上是称职的演奏者。因此,用西塔琴演奏这样富有即兴空间的音乐,也是一种对演奏者修为的极大挑战。

虽然身为制作大师,但阿里也认为自己的演奏至少能抓住这个乐器最根本的神韵。他在自己那仿佛停留在17世纪的房子里,为我们演奏着几段拉格,音色柔美,伴着奇妙的共振,装饰音、清音交错,或沉寂,或欢快,让我想起泰戈尔的诗歌:

告别了阿里,我早已为这一弹拨乐器的魅力折服,我终于理解了这样古老的声音为何没有随着古老印度王朝的更迭而消散,甚至从这一间间低矮昏暗的老房子里走向全世界。也终于明白了,伟大如甲壳虫乐队的成员们,为何会为这乐音折服。

那是拉维香卡(Ravi Shankar,1920~2000)印度音乐的伟大使者、印度古典音乐教父、甲壳虫乐队吉他手乔治哈里森的恩师、当代爵士红伶诺拉琼斯的父亲、更被印度总理办公室称为“国家财富”。

在当代,在演奏西塔琴这种印度最传统、最复杂、最神秘的乐器功力上,世人无出其右。作为印度最伟大的作曲家、演奏家,他参与了从《爱丽丝漫游记》到《甘地》等多部的配乐,在世界各地演出,与伟大的音乐家们合作,堪称让西塔琴进入世界音乐殿堂的第一人。

拉维香卡于1920年出生于印度东北部城市瓦拉纳西的一个婆罗门家庭,自小学习音乐,10岁时便随印度舞蹈团赴西方演出。极具音乐天赋的香卡师从印度著名演奏家、作曲家、古鲁阿拉乌丁汗(Ustad Al-laudin Khan)学习印度古典音乐,颇得印度音乐精髓,不仅能传承印度古老的传统演奏技巧,还进行了大量的创作与改良,比如他增强了乐器低音区的表现力,并大大提高了右手的演奏速度和技术。

1956年拉维香卡在欧美各国巡演并获得巨大的成功,用神秘飘渺的西塔琴音乐震惊了欧美的音乐家们。此后,一种跨越东西方的合作一发不可收拾,1960年,甲壳虫乐队邀请拉维香卡同台演出,这让西方的摇滚音乐家们开始借鉴西塔琴演奏的独特演奏技巧,并将其应用于吉他的演奏之中。此后,他几乎成了嬉皮士音乐的偶像人物。上世纪60年的经典摇滚乐单曲中,如《挪威的森林》、滚石乐队的《把它涂黑》中都使用了西塔琴。

再次穿行在印度的街巷中,西塔琴的音乐照旧时时传来,如恍惚的风景,从古老的莫卧儿王朝时期,再到理想主义的上世纪60年代,仿佛一直吹到如今,却依然变化莫测,神秘而空灵。即便你不能完全理解它繁复的种种,却依然不能从它那具有磁力的旋律中逃离印度,逃离音乐。

这种奇妙的乐器与印度音乐的结合是一种奥义,香卡曾说过:“印度音乐中,以一个音进行到另一个音,不是一种直线式的,而是一种精致巧妙的,装饰音是自然产生,绝不是任意加上去的,这种修饰音是印度音乐的基础。印度音乐的特色,是轻微起伏的曲线,精致典雅的螺旋式的细部;印度教认为印度音乐是湿婆神结合宇宙万物的思想之,是自然产生的乐章。”西塔琴是完全符合印度人与神共同对美渴望的乐器。印度西塔琴大师尼克希尔班那吉认为,印度音乐应超越物质世界,达到虚空,印度音乐不是为了娱乐和享受,没有折衷,音乐家必须使听众的灵魂得以升华,并把他们带到尘世之外。

TAG: 视频 娱乐 平台 新娱乐 代表 挑战 周晋峰 谈短 形式 未来 科技 食品 青年 江苏 对话 杰出 贡献奖 获得者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