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在Chrome、Firefox等现代浏览器浏览本站。另外提供付费解决DEDE主题修改定制等技术服务,如果需要请 点击 加我 QQ 说你的需求。XML地图

成都版刀锋战士杨帅洪个人资料照片 揭秘背后故事人-

笑话段子 admin 评论

成都版刀锋战士 浴火重生 肌肉和机械在汗水中共舞 杨帅洪说,自己从还没有出院就已经又开始重新恢复健身了,他的战场就是病房。因为我在医院躺着的时候,全身肌肉就已经开始萎缩,尤其是右大腿,和左腿差距很大,所以我就叫了朋友带来健身用的弹力绳,这样躺床上也可以做一些简单的四肢康复锻炼。 从出事到出院装上假肢,再到重新回去上班,杨帅洪前后花了大约五

  成都版刀锋战士

浴火重生 肌肉和机械在汗水中共舞

  杨帅洪说,自己从还没有出院就已经又开始重新恢复健身了,他的战场就是病房。“因为我在医院躺着的时候,全身肌肉就已经开始萎缩,尤其是右大腿,和左腿差距很大,所以我就叫了朋友带来健身用的弹力绳,这样躺床上也可以做一些简单的四肢康复锻炼。”

  从出事到出院装上假肢,再到重新回去上班,杨帅洪前后花了大约五个月的时间,这个恢复速度比美国残疾健美狂人Alex Minsky还快两个月,这期间疼痛和汗水如影随形。“考虑到我的工作性质,义肢是花了五万块钱订做的专门运动假肢。安上假肢后先是让我学站,我第一次穿这个东西真的很痛,非常痛,本应该是要适应一两天才能完全站起来,但是我急嘛,站了十多分钟我就开始扶着杆走了,过了半天我就拄着拐杖出去走了。”

  当时杨帅洪的伤口完全愈合了,但是截肢面新长出来的嫩肉接触到义肢,仍然很痛。此时正值盛夏,每次他戴义肢都超过20分钟,义肢的碗状腔体里就可以倒出很多汗水。经过非常痛苦的康复期,他终于能够适应冷冰冰的假肢,最后义肢甚至成为他身体的一部分,肉体和机械一同完成各种高负荷、大力量的健身动作。但是戴着义肢,杨帅洪无法再继续跳舞了,这对他而言是车祸之后最大的一个遗憾。

  虽然不能跳舞,但杨帅洪还是没想过放弃健身这个行业。他说,健身带给他很多,不论在体形上还是在心理上改变了他,“因为我在进入这一行之前,我是一个比较腼腆内敛的人,又不自信,但是接触健身以后,因为我经常要上台去领健身舞,必须要阳光和朝气,这让自己变得越来越自信。“在恢复过程中,我就已经忍不住去离家很近的健身房了,一周去三四次,就拄着拐杖去。”

  通过刻苦训练,除了不能过多运动的右腿,杨帅洪通过付出比别人多几倍的运动量,硬是把自己萎缩的肌肉又重新练了回来,甚至身体两边一些不平衡的肌肉也重新变得一模一样。因为没有右腿,他不能做一些跑步类的全身综合运动,有氧运动基本也不能做,只能做一些力量训练,“跟正常人训练肯定不一样,最明显的就是,有时我需要忍着痛做动作,像我做下蹲这些动作,蹲到大约90度的时候,坚硬假肢就会抵着我的大腿,非常痛。”

身体图腾 健身、爱情和两只狗狗

  在今年的中国健身冠军赛暨健美公开赛中,杨帅洪通过了数次竞争激烈的淘汰选拔,一路冲到后半程,最后止步于决赛,这令很多好友都很郁闷,可是他却看得比较淡然。“我是第一次参加这种全国性大型健美赛事,没进决赛或许是好事,可能就会去找自己的原因,找出自己的不足才有更大进步,假如我一来就成绩很好,可能我的心态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好了。”他笑着说。

  杨帅洪还用这个理由去安慰自己的女朋友,“她很支持我健身,我参加比赛,她还一直陪着我,给我服务。”说着说着,他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我和她是我受伤以后认识的,她是一名文身师,我去文身的时候认识了她。我身上的文身就是她给我设计,然后亲自给我文的。”

  掀开短袖,杨帅洪还向记者展示了女友的杰作,在他的粗壮的左大臂上,文有他领养的一只边境牧羊犬和另外一条串种小狗,在狗狗们的身下,一个哑铃分外显眼,哑铃是任何一位健身人士塑形的雕刻刀,也是杨帅洪的生命图腾。“我把我觉得有意义的东西都文了上去。”

艰苦备赛 励志哥好想吃顿串串

  据华西都市报记者了解,诸多健身健美的狂热爱好者都不会轻易打比赛,因为备赛是一个异常艰苦的过程,首先是比平时更加密集的训练,其次是更加苛刻的饮食控制,食物要尽量做到“零脂肪”。对于这次备赛,令杨帅洪“痛入骨髓”的并不是魔鬼训练,而是口腹之欲带来的折磨。“最痛苦的不是身体上的,而是不能够放开地去吃,因此比赛完后,赶紧和女朋友一起去吃了顿串串,那麻辣牛肉一口下去,仿佛来到了天堂。”

  说起吃,杨帅洪有些眉飞色舞,“我八月本来也要去参加比赛的,但是我想到我这个月也没好好备赛,再忌嘴不吃太痛苦了,就不去了。”他率性地说。不过十月份,他还是要去继续参赛,拿到好的名次,是他接下来的奋斗目标。

  作为一位特殊的健身私教,“独腿哥”杨帅洪对健身房学员们就是一本活生生的励志教材。最先选择上他课的人其实都不知道他的身体状况,因为他一般都穿着长裤教学。“都是后来彼此了解了以后,我才跟他们讲出实情,他们都不信,我就让他们上来摸一下小腿的义肢,他们反应都差不多,特别惊讶。”他说着有些得意地笑了起来,“我觉得这也是我参加比赛的一个目的,会给喜欢健身的人带来正能量吧。”

  “其实到现在,有时我还感觉我的腿没有丢,它还在,甚至我的肌肉神经还能控制脚趾头动,当然这是个幻觉。不过,再一想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连失去腿这个坎儿都能过去,其他那些鸡毛蒜皮的挫折又算什么呢?”他笑着说。

TAG: 国务院 就业 意见 稳就业 民营 支持 环境 发展 更好 关于 营造 中共中央 交强险 受害人 过错责任 无过错责任 被保险人 企业 年报 是什么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